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客户案例

案例:信用卡未激活被扣200元年费 客户起诉银行恶意扣款

  王先生质疑说,即便按照领用合约的约定,有权划扣的也是发卡人,而西城支行并非发卡人,因为其经营资质里就没有信用卡这一项。因此,西城支行根本无权划扣。

  银行代理人向法庭明确,与王先生签订信用卡合同的是西城支行,信用卡由北京分行审批。哪个支行订立合同便由哪个支行管理信用卡。

  银行代理人还说,划扣借记卡存款会有短信通知,王先生并非不知情,也没有在异议期内提出异议,说明他接受了扣款的事实。

  “我记不清收到过短信没有,”王先生反驳说:“但是即使收到过短信,短信上也不会显示是谁、为什么扣走这笔钱。我确实不知道银行扣款去还信用卡欠款。”

  庭审中,银行代理人表示,银行方面希望与王先生达成和解,但很遗憾最终仍对簿公堂。他们非常希望修复和王先生的关系。

  核算完利息之后,银行代理人现场点钱,将从王先生借记卡账户划扣走的60.92元本金、两年多以来的利息13.02元及1元经济损失,共计74.94元当庭交给王先生。

  “我根本不存在欠款事实,但银行说我欠钱,把我告上法院,让我还钱,这是污蔑和欺诈。”王先生质问银行代理人:“你们收年费就是错的,然后还从我其他账户里扣钱,还起诉我要钱,从始至终都是你们的问题,于情于理都应该赔礼道歉吧?”

  银行代理人说:“欠款在之前是存在的,起诉也是银行依法行使正常权利,在审理过程中,我们发现了收取年费依据不充分,于是撤诉。在法律上不应承担赔礼道歉的责任。”

  按照银行代理人的逻辑,不该计收年费是诉讼后才发现的问题,该撤诉也撤了,该退钱也退了。但是划扣储蓄账户时,还不知道计收年费有问题,当时欠了钱银行就可以直接扣款。

上一篇: 为什么百度MP3里搜不到《至少还有你》啊?     下一篇: 工行烟台福山支行热心帮助客户赢得信任的案例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