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诉建议

监管存真空地下美容太泛滥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爱美的时代,通过微信、微博等网络销售甚至擅自为顾客注射假冒美容针的现象时有发生,而其中的暴利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伴随着整形美容技术的日新月异,整形行业潜藏的暴利使地下整形机构大肆泛滥。

  江苏省宜兴市的24岁郑女士最近有点苦恼,她通过微信朋友圈花1500元购买一款名为“酸性注射液”的美白针并接受了对方免费上门注射后,不仅出现食欲不振、嘴巴无法咬合等症状,原本想要变白变美的她也成了“大小脸”。而销售并为郑女士注射假冒美容针的女子周某竟然只有21岁,中专未毕业即辍学。尽管周某已经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宜兴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但郑女士的容颜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近年来,说起整形美容,人们已从遮遮掩掩到羞羞答答再到坦然处之。当下的整形美容项目已不仅仅是大动干戈的手术,还有了想瘦哪就瘦哪、想填哪就填哪、一个午间时间即可完成注射微雕的各类微整项目。打瘦脸针、美白针,这些也都是当下流行的整形美容手法,需要在正规医院或美容机构注射。而在网络上,有人通过微博、微信打广告,称网销价格不到店面价格的一半,那么这样的地下整形美容靠谱吗?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爱美的时代,通过微信、微博等网络销售甚至擅自为顾客注射假冒美容针的现象时有发生,而其中的暴利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伴随着整形美容技术的日新月异,整形行业潜藏的暴利使地下整形机构大肆泛滥。

  今年7月初,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后宰门派出所查获了一名容留他人吸毒的女子小娟(化名)。审查中,小娟除了交代自己吸毒和容留他人吸毒的情况外,还和民警侃起了整形美容。原来,为了支撑自己吸毒的花费,小娟曾做过一段整形美容生意。

  小娟告诉民警,现在市场上流行的瘦脸针、美白针自己都会打,“这些药都能在网上买到,价格便宜,而打针的话,经过两三天的培训,只要胆子大,谁都可以打”。小娟说,做这行现在属于暴利,一针就能赚个数百上千元。

  办案民警周桂华是学医的,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听了小娟的话后,他敏锐地察觉到,小娟所说的应该是一个地下美容市场,而且这些搞地下美容的人使用的药品多半有问题,不然不会那么便宜,而他们自行给别人打美容针,其行为已经涉嫌非法行医。随后,民警便针对整形美容展开审查。很快,小娟交代出了一串名单,都是她曾经的同行。

  根据小娟提供的线索,后宰门派出所副所长康健随即组织民警展开摸排。经过多日排查,民警发现,小娟给出的名单中,一名王姓女子仍在做地下美容业务。“她天天在自己的微博和微信上打广告,发美容前后的对比照,并表示到她这里做整形美容物美价廉。”康健说。

  随后,康健假扮需要整形美容的顾客,在微信上和王某攀谈起来。王某告诉康健,自己不仅卖美容针,还能帮忙打,而办公地点就在她租住的一栋居民楼内。7月27日,康健以买药为名来到了王某家中。经过仔细观察,康健发现王某销售的美容针等药品均集中在此处,每天下午3点左右,就会有预约的顾客上门打针。

  康健买回了一份美容针,经过专业人士鉴定,属于三无产品,是假药,警方随即决定第二天展开抓捕行动。7月28日下午3点,办案民警来到王某家中,此时她正在为一名男子打瘦脸针。警方将王某控制,同时在其住所内搜到了大量外包装显示为玻尿酸、肉毒素等美容药品。经查,这些美容药品绝大部分为三无产品,属于假药。而王某也没有相关营业资格及行医资质,她给别人打美容针已经涉嫌非法行医。

  警方调查发现,王某从去年下旬开始从事地下美容生意,不到一年时间,牟利数十万元。仅今年以来,王某就已经给近百人打过美容针。对于自己的行为是否违法,其实王某心里很清楚。“现在整形美容的需求很大,做地下美容生意的人也很多,大家都在做,我就觉得没什么事。”王某说。目前,王某因涉嫌非法销售假药和非法行医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无独有偶。近日,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也破获了一起假冒整形美容医院售卖假药案,这家所谓的国际医疗美容院,置身于老小区和菜场周边,内有所谓的护士、医生、美导、业务员等近百名工作人员。半年时间,280多名客户曾在这里购买过假药,并接受整形服务,销售假冒美容针等假药累计金额达2900余万元,系目前被查处的江苏省内金额最大的美容院销售假药案。

  今年4月,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玮清国际医疗美容院销售假药。警方了解得知,玮清国际医疗美容院营业执照名称为无锡市玮清美容服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美容服务、咨询,并没有进行整形美容手术和销售药物的资质。民警设立观察点后发现,美容院是一幢5层小楼,所有楼层窗户都是单向玻璃,外人无法看清里面情况。女民警佯装顾客进入店内调查,但刚走进大厅就被前台接待人员拦住,称“没有相识的业务员带领不能直接上楼”。

  “他们的业务员到各个城市开发业务,与不能进行医疗手术的美容院挂钩,欺骗客户到无锡玮清来做手术,费用的50%都以回扣的形式打到对方账户上。”办案民警万嵘告诉记者。

  据嫌疑人白某和陈某交代,两人曾经的工作就是介绍客户赴韩整形,后又在高档酒店内帮助客户做整形手术,两年间以此种方式获利上百万元。药品来源有的是陈某从韩国将没有经过国家检验的药品带回,有的则是通过网络和微信联系个人卖家买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伪劣假药。

  万嵘告诉记者,一瓶进价70元的劣质假肉毒素,经过一番改头换面,在这家美容院的售价就变成了每瓶1万元,“其中最赚钱的是卵巢针,一盒50支进价3500元,他们拆开来,每五支放在一个高档盒子里打包卖,5支卖近10万元,价格翻了上百倍。”

  对于如何区分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的问题,有关专家指出,通俗地讲,医疗和生活美容的界定主要就看用不用器械、破不破皮,刺破皮肤的美容手段都属于医疗美容行为,不属于生活美容范畴。属于医疗美容的范围,则需要到正规的整形美容机构或医院去做。但现在,就连许多街头巷尾的生活美容院都声称可以做这种“午餐美容”。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之前的统计,注射整形美容失败的投诉案例中,90%都是在生活美容机构做的。

  按照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医疗美容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重塑;而生活美容包括美容知识咨询与指导、皮肤护理、化妆修饰、形象设计和美体等服务项目;开展生活美容的机构不得擅自开展医疗美容服务,违者按无证行医查处,造成严重后果的、触犯刑律的,由司法部门按非法行医罪查处。也就是说,大到割双眼皮,小到打耳孔、文眉,都必须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规的整形美容机构应当具有国家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卫生许可证》,正规的整形美容医生必须取得国家认可和颁发的《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书》,这些信息都可以在卫生部门的网站上进行查验,而正规的整形美容产品,必须具有可验证的防伪编码和专用的产品批号。

  目前,地下整形美容市场违规操作造成的各类损害中最常见的就是发炎,因为美容部位已深入真皮层,仅仅靠酒精消毒无法真正杀灭细菌。细菌感染后轻则发炎,重则留下永久的疤痕。而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地下整形美容还可能引起病毒感染,原因同样是消毒不当。虽然用酒精擦拭过的器械看起来是干净了,但实际上乙肝、艾滋病等病毒照样可能生存,顾客间就可能产生交叉感染。

  执法部门坦言,打击非法医疗美容,面临的最主要困难是取证难。缺少资质的违规美容机构位置较为分散隐蔽,通常的监督检查很难发现。由于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很多消费者在遭遇到强制消费时不能及时维权,也不能有效取得相关证据,事后再维权,因证据不充分、经营者又不承认,导致相关部门调解难、查处难。而一旦发生了意外或者纠纷,美容院为了掩盖违法行为,往往愿意出大价钱与受害者私了。

  业内人士表示,地下美容市场正是因为处于工商、卫生等行政管理部门的监管真空地带,所以才会如此泛滥,希望政府部门尽快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法,让这个真空地带就此消失。同时也提醒那些爱美人士,进行医疗美容务必选择有卫生部门批准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和有资质的医生,不要被一些包装精美的黑机构蒙蔽。

上一篇: 国产山寨iPhone 5 国外网络销售白色版本抢空(视频     下一篇: 社会)吕梁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销售假药案 涉案金额600余万元